<address id="rhvp3"><nobr id="rhvp3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rhvp3"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rhvp3"><form id="rhvp3"><th id="rhvp3"></th></form>

    <em id="rhvp3"><form id="rhvp3"><nobr id="rhvp3"></nobr></form></em>
      <noframes id="rhvp3">
      <address id="rhvp3"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rhvp3"></form>

      <form id="rhvp3"></form>
      立即打開
      張一鳴重金砸開元宇宙大門

      張一鳴重金砸開元宇宙大門

      徐曉彤 2021年09月02日
      一次次到來的“元宇宙元年”真的來了嗎?

      VR公司Pico于8月29日發布全員信,稱將并入字節跳動的VR相關業務。這為近期流傳已久的收購消息蓋了章。此前紛傳字節將豪擲50億元,而在交易落下實錘后,傳言稱交易金額高達90億元。但目前根據天眼查信息,收購金額尚不確定。

      成立不滿10年的字節跳動,通過抖音、今日頭條等互聯網內容產品收獲大量用戶,成為了BAT之后迅速崛起的巨頭。這樁收購使人們引發了對VR行業和元宇宙概念的無限遐想。進軍VR,對字節跳動來說,收購位居中國VR市場份額第一的Pico確實是一個好選擇。從實力層面來看,兩者能夠有效互補:字節能夠為Pico的業務提供算法和數據支撐;Pico在VR行業的經驗能帶字節更加快速地入局。

      與此同時,2014年Facebook對Oculus的收購被再次提及,由于字節跳動走的正是當時Facebook的路線,兩筆交易的相似度頗高,都是互聯網巨頭收購VR行業頭部選手。

      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是最具行動力也最重要的元宇宙擁躉之一。在今年7月與The Verge的對話中,他表示,如果做得足夠好,Facebook將在未來5年從一家社交媒體公司轉變為一家元宇宙公司。

      “元宇宙”概念最早出現在尼爾·斯蒂芬森發表于1992年的科幻小說《雪崩》之中,指的是物理現實、AR(增強現實)和VR(虛擬現實)在共享的在線空間中融合。相關概念也常出現在電影的設定中,如《頭號玩家》和近期上映的《失控玩家》。扎克伯格認為,元宇宙是互聯網的繼任者,未來元宇宙會像如今的互聯網一樣,讓人們真切地置身其中,而非僅僅停留在“看”的層面。

      這筆收購的意義

      對于字節跳動對這一領域的進軍,創世伙伴CCV創始合伙人周煒認為,這筆交易是符合字節跳動發展邏輯的。他表示,“中國的巨頭公司永遠都不會給自己下定義”,邊界的模糊從某種程度上可以讓一家公司非常強大。

      周煒在談及游戲產業時印證了這一點?!皬脑钪鎭碚f,它的第一出發點還是從游戲角度出發的。其次是社交,和社群?!敝軣樥f,“游戲的玩法經過多年發展,玩法已經沒有太大區別的,無非就是畫面清晰、多人同時在線,玩法沒有突破讓這個領域沉寂了很久。元宇宙的概念放在這個領域,給出了一個全新的玩法?!?/p>

      除此之外,周煒認為,VR會成為手機之后的下一代重要硬件載體,雖然普及率可能不會如手機一般人手一部,但依舊有廣闊的市場。手機、平板、電腦都是從最初形態逐漸發展走向智能的,每種硬件的出現也會產生對應的巨頭。字節作為已經有一定基礎的互聯網巨頭,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新機會。

      “數字化轉型”戰略咨詢服務商維勢咨詢創始人兼首席顧問顧偉,在與《財富》(中文版)的對話中表示,發展相對成熟的行業已經內卷,而像AR這樣的賽道,還有很大的市場增量可待發掘。

      這項收購不僅為字節跳動帶來了更進一步的機會,也讓行業迎來了一個新的時期。當紅齊天集團聯合創始人馬子涵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“字節跳動收購Pico是VR行業的里程碑?!本揞^的加入帶動了行業前進,提升了包括資本、企業和用戶在內的整個行業的信心。

      “大廠入局會讓C端(的滲透)提前到來,本來我們推測可能要3到5年,如今看來可能會提前,也許1到2年,就能讓C端的產品體驗和認知提高到一定量級?!彼f。

      究竟哪年,才是“元宇宙元年”

      這項收購也讓“元宇宙元年”的說法再次出現,“元年”這一只會在同一事物發生一次的詞語,卻在過去幾年的相關新聞中多次出現。每當這一行業有所動作,人們認為相關行業未來可期時,便用這個詞語來表達一種出于起始階段但充滿希望的含義。一次次到來的“元宇宙元年”真的來了嗎?

      這一問題在馬子涵看來需要分兩個維度去看:從公眾認知層面來看,大眾已經開始接觸到元宇宙世界,得到了更沉浸化的體驗,這樣來看,元年已經到來;而從制度機制上來看,元宇宙不應只是一種體驗,而是下一代更加優質先進互聯網的形式,這個新的虛擬空間應該是足夠開放的、包容的,如果用這一視角看,元年還未到來,而且距離這一元年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      顧偉也表示,元宇宙并不是VR、AR等技術概念的簡單疊加,而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平臺,“能夠把別人納入到你的體系里”。這種“開放包容”是一大難關,無論對國外還是國內的選手來說都是如此。

      “按照國別、政治經濟環境講元宇宙都是站不住腳的,”他說,如果只是在一種體系內進行內循環,就無法打造出真正的元宇宙。這到最后將會是一場集體格局的博弈——打造一個完全開放的平臺。

      顧偉特別指出了一個國內外環境的矛盾點:國外擅長對于未來的超前描述,技術發展環境看似開放,但對于不符合他們意識形態的事物并不包容,缺少“軟性的、柔性的”邏輯;而國內看似把自己包得很牢,但底層邏輯卻是非常開放的。這里的邏輯是指根植在中國傳統儒家、道家文化之中的陰陽平衡與包容。

      而現實中,實際存在的單位之間總是存在一堵墻,這層迫于外界環境或更多其他原因所筑造在外面的殼,也阻礙了真正意義上的元宇宙的實現。

      如果將視角放到更微觀一級的層面,國內外的公司在進行生態系統構建時,也會有筑起一層隔開外界的殼。顧偉表示,像微軟、蘋果等很多大公司都是打造獨立生態的邏輯,相比之下谷歌倒還算開放(僅從市場化的操作來看)。在這樣的環境之下,即便是Facebook這樣具備相當實力的公司,單憑一己之力也是無法打造元宇宙的。國內也是同樣,現實情況中,在中國做元宇宙的公司,也是“更多停留在打造自己的平臺”。

      也有一種觀點認為,用完全開放作為元宇宙真正到來的判別依據,是一種烏托邦的設想,在實踐中不太現實。周煒說:“沒必要把元宇宙想得太復雜,它就是真實生活空間在元宇宙的一個映射。因此,在這個世界里(存在的)所有的問題在那里也會存在?!敝皇菙底质澜绱蚱屏宋锢砜臻g的界限,為人們提供了更多體驗的可能。

      他認為,元宇宙元年已至,雖然行業處在一個初級階段,但Roblox的上市為這個概念提供了一個努力的方向?,F在從整個產品的概念和模型、要為此制定的規則,以及如何實現都已逐漸清晰,下一步就是去推進。

      “我覺得,這次大家可以看到真正的結果出現?!敝軣樥f。

      時代的改變、機遇與挑戰

      無論元年是否已經到來,或還有多久才能到來,這條賽道上的選手數量都在快速增加,不僅限于元宇宙概念公司,還有通過收購入局的國內外的巨頭們。中國市場在早期的一陣VR熱潮過后,整個行業經歷了一段低迷時期,三四年前市場對于這一領域的失望在于,在從二維到三維的新鮮感過后,當時的技術解決不了眩暈等關鍵的體驗問題。而如今的技術、市場,乃至政策環境,都較之前得到了大幅提升。

      “最大的變化在于,國家對于VR的關注有了很大提升”,馬子涵說,回想2017年公司在的各地推進VR時,“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們在做什么”。而如今,5G等重要科技的應用推廣得到了相關部門支持,“十四五”規劃綱要圈定了包括云計算、大數據、物聯網、工業互聯網、區塊鏈、人工智能、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在內的七大數字經濟重點產業。如果大眾的認知像“點”,那么國家的認可扶持像“面”,整體的推動能夠快速讓行業駛入發展快車道。

      與此同時,無論從C端,或是B端和G端來看,中國市場對元宇宙概念行業來說都蘊藏著巨大機會。由于相關技術可以打破物理世界的時空限制,它讓很多已經既定成型的產業迎來改變的機會。

      馬子涵用她公司的業務舉例說,大型的實體樂園不可能在每個城市能落成,要占領廣闊的下沉市場,就要看向下一代的虛擬樂園形式?!按蟊姷恼J知起來了,就會有訴求?!彼f。

      顧偉表示,中國的機會在于應用市場大,有機會從量邊到質變。他認為,VR技術的滲透不能用“爆發”來形容,而應該是“潤物細無聲”的滲透,而且在他看來,VR更大可能是在B端先取得突破,醫療、交通、教育等多個領域都有大量需求?!爱斈憧吹礁鱾€賽道都有VR的時候,就說明已經起來了”。

      即便如此,元宇宙的建立之路也絕非坦途。中國在元宇宙領域也有其獨有的挑戰——元宇宙是融合態的虛擬世界,而中國強調專才教育。顧偉表示,中國的專家專精于各自的單一技術領域,而元宇宙需要多元化人才。

      周煒表示,中國和其他國家一樣面臨著一些共性的挑戰——技術和復雜體系的建立。元宇宙的互動要達到與真實世界相近,對底層技術引擎要求很高。目前已有的產品都沒有實現更加復雜體系的建立。

      需要與虛擬世界中更復雜的體系一同升級的還有配套的法律和制度。元宇宙作為互聯網的升級,自然要優化在現階段互聯網世界存在的問題,比如壟斷。馬子涵認為,在更加連通的世界,蛋糕會更大,元宇宙會給更多人機會?!按髲S有大廠的優勢,其他公司也會有各自合適的‘船票’?!彼f。

      馬子涵分析道,面對字節跳動收購Pico,真正懂元宇宙的人會想:字節跳動的切入口是眼鏡,已經有大廠在做這件事了,這個產業鏈還需要什么?還能做什么?隨之而來的就是帶動很多細分領域的出現,比如內容和硬件。

      “每個時代都會有偉大的企業誕生出來?!瘪R子涵認為,從更高的格局來看,互聯網時代存在的諸如壟斷這樣失衡的狀態,若被延續到元宇宙中是不科學的?!斑@個窗口期是有無限可能性的?!?

      未來發展成形的元宇宙是何種形態,人們站在今天所說的一切都只是推斷。就像書信時代,人們無法想象互聯網能讓信息能夠實時傳遞一樣。但已知的是,元宇宙大概率不會同電影《頭號玩家》的結局一樣,交由游戲最后的贏家掌管,為新一代虛擬世界制定的新規則,也不會像影視作品設定的那樣簡單。(財富中文網)

      ?

      最新:
      • 熱讀文章
      • 熱門視頻
      活動
     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
      丰满少妇A级毛片